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看着他,问道。

    “那他们也即将变成和我兄弟一样,你是不是也要让我杀了他们。”

    他一愣,全场人一愣,付成更是没有想到。

    刚说话的人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付成走过来问我这是不是真的,我淡然的看着他,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那些人。

    “你们见过我兄弟样子的,好好看看躺在这里的这些人,看看他们是不是和我兄弟一样,既然你们觉得,我兄弟变成这个样子该杀,那,这些人我也应该杀,不该救。”

    所有人安静了下来,地上现在要是有针掉了都能听见。

    付成的属下第一个去查看了人,大喊了声的确是这样。

    可又有人问了,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为什么他们没有活下来。

    我冷笑一声,这毒挑人,身体好的,就让他们活下来,身体不好的,就直接承受不住疼痛直接死去。

    这也可以解释,原先与项昊一个牢里的人,活下来了一半成了那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而其余的都不见了。

    他们是经过长时间的斗争,幸存下来的人。

    马伟,在被打成那样了以后,还咬牙坚持了这么久,为的就是再见我们一次。

    “你以为你胡诌几句我们就信了,就算是这样,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救人,哼,消失这么几天,突然出现说自己能救人,不就是想要脱罪,好让保安队宽大处理。”

    我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他一心想要让我在镇民面前有个坏印象,是为什么。

    难道那老头还有余孽,我紧紧盯着眼前人,良久都没有说话。

    那人虽然怕我,但见我好久都不说话,便又开口。

    “怎么样,被我说中说不出话来了吧。”

    我嗤笑两声,真是笑话。

    众人看我笑,更是不满,不要让我医治他们的家人。

    一群糊涂人,被人说道两句,就忘了最基本的东西。

    “第一,这些人被下毒不是我做的,是那个老畜生做的,我不救是本分,救是我心善,第二,我已经给那位大爷保证说了治好人,就任由他处理,我要什么宽大处理。”

    我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眼前的人,他被我说的已经完全低下了头,不敢在看我。

    其余的人似乎也被我给说蒙了,一声不吭的看着我。

    我回过头,看向了要我命的那位大爷。

    他被我直视着,似乎有些恐惧,我往边上一瞟,就瞅见正好一个保安站我旁边儿,腰上挂着的就是刀子。

    我顺势一抽,其余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刚对我本来就质疑的人大声嚷嚷道。

    “大家快闪开,他要杀人灭口。”

    我瞟了他一眼,他往后退了好几步,其余人听到他这么喊,也急忙退向一边,付成看着我都吓了一跳。

    保安队的也都拿出了刀子时刻提防着我。

    “宁子,你要干什么。”

    我不过是拔个刀子,至于这么害怕吗。

    我拿着刀子,看向大爷。

    当即就跪了下去,众人都没有说话。

    “错杀你女儿是我冲动,为此我先付一半儿命给你,剩下一半儿,等我医好了其余的人,再赔给你。”

    大爷看着我的举动也是吓得不轻,瞪大的眼睛也有些迷茫和恐惧,躲在付成旁边。

    我当即反手握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