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像是羽毛一样轻飘飘的,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都入神了。

    她可长得真白啊,那肌肤像是煮熟的鸡蛋一样白嫩。

    “又是那个贾家的儿子吧。”

    她没由来的说了一句,我反应了很久才点了点头。

    她抬起头,很认真的看向了我。

    “小宁,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弱了,你要学会反击,不蒸包子争口气懂不懂。”

    我点点头,她叹息着继续给我继续消毒了。

    好不容易两只手都消了毒,上了药,我的手已经完全被药膏给沾满了,裤子怎么脱呢。

    还不等我想好,兰嫂子直接就开始靠近我,两只手放在我裤子上的时候丝毫没有觉得尴尬。

    “你手有药,我帮你脱吧。”

    我无语的看着她正儿八经的开始脱裤子,而我只有配合她。

    我本身没有想那么多,可她在我躺下,挺起腰身的一瞬间,竟然不脱了。

    很久都没有动静,我抬起头一看,兰嫂子正盯着我下身看。

    我尴尬的咳嗽两声,兰嫂子才回过神。

    “你早上的时候可真的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弟弟。”

    她笑笑,把裤子一把拉下,拿起酒精脸不红心不跳的就开始给我擦拭。

    期间这痛感真是酸爽到了极致。

    “忍一忍吗,这里划破的皮有些狠。”她一边吹一边安慰我。

    等到药上完了,她坐在一边,又拿起我的裤子,挽好了针线帮我缝补被磨破的位置。

    她真的很细心,和她外表真的很不像。

    我看着看着就入了迷。

    “好看吗?”

    我听见一个声音在问我,而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兰嫂子发呆,想也没想就回答说好看。

    “我好看还是小雨好看?”

    我忽的才反应过来,刚刚就是兰嫂子在问我,尴尬的不做回答了。

    兰嫂子轻声一笑,把衣服拿着到了我的跟前。

    “姐,我自己来吧,手上的药已经干了。”

    我想要抢过她手里的裤子却被她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她径自在我的身前蹲下。

    我坐着被她服侍的感觉还真的不赖。

    她帮我拉起了裤子,我比她高了一个头,她低着头,帮我穿裤子到私密处,手在那儿晃来晃去,若即若离的一遍遍擦过。

    我忍着那种躁动的心情,但却没能控制住下身的自然反应。

    她扣上我裤子的一瞬间,看着我那儿凸起,这次却没有窘迫,反而邪魅的笑了。

    她抬起头,看向了我。

    “小子,看来你比女生都敏感啊,轻轻一碰就有感觉了,这样不行哦。”

    听这话,我的脸都丢到河里了。

    暗自怪自己的定力不行。

    可我更没想到的是,兰嫂子居然还把手放到了那个地方。

    “你果然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年纪了,都长这么大了呢。”

    兰嫂子这是在干什么,我完全反应不过来。

    我的手上是药膏,又没有办法阻止她。

    “姐,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啊。”

    她都有些看不懂她了,难道兰嫂子是因为二哥不在寂寞了吗,虽然兰嫂子很漂亮,可我不能这么做啊。

    她的手完全握住的一瞬间我都要疯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