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然而,沈励扬同她的一辈子很短暂。

    泪水模糊了视线,但稍许的感伤之后,薛栩栩立马吸吸鼻子撩着袖子把脸一抹,又匆匆往后翻了翻。

    最终,她合上日记本,视线往仍旧开着的抽屉望了去。

    犹豫半晌几次深呼吸之后,才将那块表取了出来。

    翻看表面,时针指向了10点。

    这不是梦!也不是缺失的记忆。

    她回到了过去,三十岁的薛栩栩以花季少女的模样重新出现在了2002年,并且成为了其他人真实的记忆。

    操场上的第一次见面。

    与姜好的亲密接触。

    沈励扬的首次告白。

    即便诡异,但如此离奇的事情确实发生在了薛栩栩的身上!

    四维空间吗?因为这只时针表?

    事发之后,时针就会逆行一格;莫不预示的是回去的次数!

    猛然间,她指尖收拢把表牢牢地攥在了手心,放在胸口,感受着心脏不安跳动的频率,努力思考要如何面对接下来可能更多的不可思议!

    忽然,身侧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伴着响起的铃声,薛栩栩整个身子剧烈地颤了一下。

    偏头扫见姜好的名字时,她竟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

    “喂。”当音乐铃声第二次重复的时候,她将手机放在了耳畔。

    彼端一时静默无声,想来是姜好没料到她会接听而感到十分意外。是以,他的回应也显得不那么确定,“栩栩?”

    “嗯。”

    姜好吁了口气,适才又轻声一唤,“栩栩,你还好吗?”

    闻言,薛栩栩转头看了看摊着的日记本和另一只手里的时针表,冷冷的答道,“不好。”

    “……”这样的回答让姜好不知如何回应才好。

    顿时,两人陷入尴尬的沉默里。

    薛栩栩也未将电话挂断,但全身心的注意力依旧在手里的那只表上面。她认真地想着,看着面前的两样东西,突然嘴角一勾,悠悠地问道,“姜好,如果一觉醒来你发现回到了过去,你会怎样?”

    彼时的姜好,静静地望着昏暗的天际,对着话筒答道,“会怕。”说完,他又重重地叹了一声,“栩栩,也许我们不该回来。”

    “是吗。”薛栩栩反笑,“我不怕。”不仅不怕,相反更是期待。

    “栩栩!”沈励扬立马唤了她一声,似乎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不安。

    薛栩栩学着也叹了口气,“帮我给叔叔阿姨说声对不起。可能这几天我会很忙,婚礼的事情就麻烦你先操持……”

    “……”这什么意思?不让他打扰吗,但是婚礼又继续,姜好凌乱了。

    “姜好,等我弄清楚了,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的。”

    说着,薛栩栩挂上了电话,又迅速地在电话簿里查找着。

    她抓起床上的日记本,合着手里的时针表一起抱在了胸口,随手套上黑色骷髅的丝巾边走边说,“喂,我是薛栩栩。王昊,沈励扬家的钥匙是不是在你那儿?”

    ……

    沈励扬的父母在其高考后就离婚了,当时江城的房子毫无异议地过户给了沈励扬;他的父亲之后就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而母亲却一直沉溺在儿子失踪的痛苦之中。然而,她又一直坚信着沈励扬会回来,所以老房子便一直留了下来。

    “励扬已经失踪快六年了,前些日子,励扬母亲给局领导去了电话,说是过年之后就来办理死亡证明。”

    闻言,薛栩栩很是一惊,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王昊爬上三楼站定,从兜里掏出钥匙,沉了下,“励扬母亲已被查出肝癌末期……”

    薛栩栩,“……”

    俩人一前一后走在堆满杂物的过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